鄭少烘:普洱茶将進入“風格時代”
2017.06.16
1984

  中國普洱茶的市場化曆程,隻有近二十年,屬于一個剛成年不久的行業。産品封面,從統一的中茶版面“雲南七子餅”,再到“班章”“易武”等山頭名稱,近幾年步入了品牌的各種概念,如“真正古樹”“稀有古樹”“小産區”等。

  資深茶人鄭少烘經過長時間的思考,認為普洱茶将進入“風格時代”,倡導以風格論普洱,更容易直抵真相。


  傳統拼配:自然基礎上的風格再造


  “拼配”和“發酵”是普洱茶制作過程中兩大核心工藝。說起拼配,我們不得不想起大益的7542配方:以肥壯茶菁為裡幼嫩芽葉灑面,即一級茶灑面三四級為底料。有一種說法,1988至1992年之間生産的7542,由于剛出廠時茶品過于青澀,無人問津,後被港商低價收購存儲,經過多年的陳化,品質才得以卓越體現,再經一個好名字“88青”傳播,于是聞名天下。

  這裡說的風格,主要指的是普洱茶曆經陳化後的綜合口感呈現,即口感風格。

  普洱茶拼配,因融合不同茶區、不同季節、不同級别、不同發酵度和不同年份的茶料,而使得普洱茶的口感風格變幻莫測。正因為風情萬種,成就了一個個普洱茶拼配大師——鄒炳良、阮殿蓉、李文華、張俊、戎加升、王霞、楊世華、馮炎培、何仕華、杜春峄等,新生代的如李朝仲、呂禮臻、福今何氏兄弟都頗有心得。

  他們以實踐累積的經驗,為普洱茶友奉獻上了一道道佳作。拼配出來的不同茶品,氣象萬千,并以各自的口感風格積累了衆多追随者。

   


     山頭純料:追尋那一種自然風格


   鄭少烘認為,如果說拼配是一種在自然基礎上的風格再造,那麼純料就是尋找大自然最簡單的原始風格。

  純料茶是在市場發展中,人們為了提高對普洱茶口感風格的精細追求,在“玩家”們帶動下滋生的産物,正所謂一山一味。純料風格的玩法相對簡單,以鈔票敲門,做大自然的搬運工。


 

 傳統劃分總以行政區域為界


  如班章之熱烈香揚,最讓人記憶深刻的恐怕是衆多茶人夜品班章失眠之輾轉反側——床前明月光,清醒到天亮!而衆多世紀老茶主料則是易武茶,經過時間陳化呈現出來的纏綿悱恻柔和甘甜,其風格亦讓人難以忘懷。近些年來,易武區域更是細分到了小山頭,是人們追尋大易武風格下的小風格的曆程。更不用說昔歸茶濃濃的天然花香,冰島茶純淨的柔美回甜。這些,都是自然風格。

  近些年的純料風格,主要是小衆玩家在追尋山頭原味,品牌廠家因降低成本及風格再造,大多采用更有技術含量的拼配技藝。

微信圖片_20170616100112.jpg

  概念之困:古樹營銷與大小産區


  為了市場營銷的需求,近幾年來衆多普洱茶商家大多追求概念,主要為“古樹概念”。這一點,衆多新生代資本模式的品牌尤其喜歡,其次是“産區概念”。

  從邏輯學來說,無論古樹還是産區,概念背後都需要品牌商進行“責任舉證”。

  那麼,品牌商需要對以下基本問題進行回答:多少樹齡才是古樹?如何鑒定樹齡?古樹茶是否大多為人工培育?古樹茶與台地有何本質區别?

  而目前的現狀是,絕大多數打“古樹概念”的廠家都會陷入模糊性與歧義性。那麼說明,“古樹概念”始終隻是一個廣告語,其實質十分模糊。

  再來看産區概念,無論勐海産區還是易武産區,或者是臨滄産區,以及大産區小産區,都是一個地理概念。這個地理概念基于政府權力話語體系下的行政劃分,初衷是方便社會管理。而作為普洱茶樹來說,它的本性是植物,主要受氣候、海拔等綜合環境影響,是生物學領域而不是行政區域劃分。

  有商家打出大産區或小産區,同樣是基于地理概念劃分。好茶僅與産區有關嗎?答案是否定的。

100115.jpg

  邏輯真相:我們都在苦苦尋找風格


  普洱茶什麼?學術話語界定了“是以雲南省一定區域内的雲南大葉種曬青茶為原料”,那麼事實上,依邦、曼松、昔歸等地的普洱茶,都不是大葉種,而是中小葉種。難道它們不是普洱茶?現實中不但是,還是熱門的名山普洱。


466367270284668666.jpg


  以“風格”劃分更接近普洱茶真相


  在這裡我們發現,無論是拼配還是純料普洱茶,無論是大葉種還是中小葉種,無論是生茶還是熟茶新茶或老茶,隻要它的口感風格受人喜歡,那麼就會被稱之為好茶。



  口感好,胃口才好!


  鄭少烘在業界最先在普洱茶界提出“風格論”,這可以幫助消費者抛棄一切的營銷概念而到達真相。在普洱茶消費者日益成熟的今天,品牌商一提概念,他們就笑了!隻有口感風格受到衆多人喜歡,才有可能引領未來的普洱茶市場。

服務熱線
400-669-1515

歲月知味天貓旗艦店
掃描右側二維碼進入商城


新聞_03.jpg
關注我們

關注歲月知味微信賬号,獲取更多信息

24小时日本免费观看完整视频_а√天堂在线官网中文